Posted on
股市反弹虽然信心不足,但中国经济似乎即将迎来一波小阳春。发力点就在房地产去库存很可能超预期。
从二月份降低房地产交易契税开始,政府开始着手为房地产去库存准备弹药:非限购城市房地产首付比例下浮到25%,各地还可向下浮动5个百分点。周小川行长在26日的G20会议上回答记者:个人住房加杠杆逻辑是对的,住房贷款应该有大力发展的阶段。影子银行似乎先知先觉闻到了风声,以股市上涨停板敢死队的手法让一线城市房价进入飞行模式,短短一个春节过去,上海楼市房价陡升30%;本人回头再看自己去年四月买的一套房,总价几乎翻倍!
 昨天笔者跑到某房地产中介去打探消息,中介连个人资产状况信用记录都不查实,就大包大揽地说:“你的首付我们可以垫资,就是利息高一点。现在买房时机大好,完全就可以做到零首付入驻!”昨天沈阳市上头条,是因为”大学生可以零首付“买房的新闻,虽然第二天就否认说还在商议之中,但我们可以非常清晰看到,地方政府房地产去库存的愿望是多么急切!
 中国经济当下的情况就是这样:中央政府有钱(央妈是最后的借款人),居民手上有钱,企业负债率高地方政府负债率高。要化解债务危机,可惜劳动生产效率没有大幅度,资产越走越软,债务越走越硬;搞供给侧改革,在原有的利益格局和体制框架无法打破;失业问题要地方政府承担,地方政府必然首鼠两端;央妈放水又忌惮人民币大幅贬值,毕竟有人民币国际化走出去战略要做;去产能动手术是很痛的,中央政府现在最怕的就是痛,如果房价涨了,居民买房了,大家岂不又是一场“皆大欢喜”?两会当前,取消户籍制度,平衡教育资源,搞农村电商等等,多少都看着三四线城市如何房地产去库存这个大难题,唯一的腾挪空间就是居民的钱袋子!
企业大到不能倒,能够选择债务转移的时候谁不愿意呢?难道非要道德高尚宣布破产吗?房价一旦突破向上,地方政府、房开商喜欢、银行喜欢、周期性行业个个喜欢,那就给居民加杠杆吧,看着房价涨,居民也喜欢。货币不是水而是蜜,当货币堰塞,或者遇到阻拦和障碍时,必然会寻找一个相对坚硬的地方堆积起来,并在那个地方形成一个大泡泡,谁都知道在房地产上加杠杆不是中国经济的解药,但又不得不承认我们居民加杠杆对于当前的经济,的确是一个非常现实的腾挪空间,即使我们的居民房贷比例只有11%,不到美国的四分之一;当年朱镕基总理去产能,最后还不是放出了商品房这个大的需求市场吗?再美好的供给侧改革,没有呼唤出需求侧的增长,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中国的经济活动中,最聪明的就是影子银行。他们之所以义无反顾扑向一线城市的楼盘,就是看准了这个在借来的时间、借来的空间里用借来的钱赚当下暴利的机会。说起影子银行,这两年也吃亏不少:给实体放高利贷血本无归、给互联网经济搞“疯投”也只是少数人暴富,互联网金融遇到P2P跑路,场外配资遭遇股市去杠杆,且不说影子银行输钱输得血泪斑斑,再看可以投资烧钱获得回报的地方已经屈指可数——特别是在当前互联网经济局部泡沫濒临破裂的情况下,具备金融属性的房地产反而成了避风港。所以我们有这样一个判断:在多方利益集团合谋下,加入影子银行的杠杆效应,住宅涨价效应很有可能从一线城市传递到二线城市,从而激活三线城市,最终完成债务从企业和地方政府向居民转移,这个时间长则五年,短则一年。
2001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格林斯潘祭出“让穷人买房”大招,让美国经济从2001年到2007年大爆发,最后以“次贷危机”作为终结,中国这把模仿秀会走成什么样子,我们现在真的不好说,但大众狂欢之余,嘴角是否有一丝饮鸩止渴的苦涩呢?
      人性本能追求即时享乐,哪怕我们面对的是“地狱里有石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