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这事儿,有没有孩子都会懂

原创 2016-05-14 桂公梓桂公梓

1.

我们院后面有条小巷子,名叫三省里,巷子口是一家临街饭店的后厨,经常随地倾倒一些油污泔水和厨余垃圾。巷子本身并不宽,还总是被塞满乱停放的车,所以行走在这里不能算是一种特别愉悦的体验。但因为我们院的信访接待室就设在巷子中间,所以时常会看到一些当事人或者上访户拿着材料穿行其中。当然了,因为信访接待窗口耐心细致的工作作风和一心为民的司法情怀,这些上访户大多愁眉苦脸而来,眉开眼笑而去,很少出现滞留不走的情况。

但从前几天开始,这条巷子里的人多了起来。他们大多是中年男女,衣着得体,满面愁容,手持一些自制的标语,静静地低着头站在巷子里,眼睛盯着皮鞋面上新蹭的油污。一连几天他们都准时出现,搞得我以为信访窗口同事们的群众工作能力出现了严重滑坡。后来我才弄明白,他们不是来找司法部门的,而是来找教育部门的。

原来教育厅的信访接待室也在这条巷子里,就在我们的斜对面。一个很小的金属门,墙上贴着一块不起眼的牌子。那扇门常年紧闭着,导致我一直不知道那所建筑的作用。

同时,在走廊上、楼梯间、电梯里、微信群、朋友圈等多个场所,很多同事和朋友们都在谈论同一件事情。只言片语里,我能听到”请愿”、”静坐”、”抗议”等关键词。我不禁质问他们,”提前5日向主管机关提交书面申请了没有?你们可是党员啊!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他们对我投来轻蔑地一瞥:”你没有孩子你不懂。”

 
2.

这事儿没什么不好理解的。教育部和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做好2016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编制和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透露江苏2016年要调出38000个招生计划给内地,让中西部考生受益。

消息一出,江苏的考生家长们不干了,38000个名额啊!就这么划出去了。外省考生受益,就意味着本省考生要吃亏啊!于是为了孩子,大家去维权、请愿、抗议,规模闹得相当大,一些地方还发生了冲突。教育部门面对舆情,多筹并举,软硬兼施,一方面派出新闻发言人解释”虽然名额减少了但是录取比例不会降低”,另一方面出动武警维持秩序把不听话的家长架上依维柯。两手都抓,两手都硬。立体多头的舆论应对手段果然产生了化学反应:家长们都快要炸了。新闻发言人已经被骂得狗血喷头,武警抓人的视频也传得满网都是,更多更大规模的请愿活动不可避免,公安已经接到了加班通知,维稳不可避免地将成为周末两天全省的主题。

 
3.

其实我一直挺反对家长们在孩子的问题上小题大做的。看到一些朋友砸锅卖铁去买四五万一平的学区房,我就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上什么学校不都一样一年一岁长大成人,关键还是要看孩子自己,孩子不学你给他上再好的学校都没用,我以后有了孩子就让他就近入学,有什么学校上什么学校。他们瞥我一眼,说:”学不学是孩子的事,给不给是家长的事。你没有孩子你不懂。”

看到同事们给孩子学钢琴围棋书法绘画美声舞蹈,报这个学习班那个兴趣班,学费比自己的工资都高,我就感叹孩子们太累,你们望子成龙也不问问孩子的意愿,童年还是愉快地玩耍最重要,何况你孩子也不一定是弹琴下棋唱歌跳舞的料,我以后有了孩子就带他疯玩,他想学什么我就给报,不想学决不强求。他们瞥我一眼,说:”是不是那块料孩子试了才知道,给不给条件试是家长的事。你没有孩子你不懂。”

看到同事们请假去参加学校组织的亲子活动,一脸谄媚地跟孩子的班主任通电话,熬夜帮孩子做各种手工作业和课外任务,每到节日给孩子的各科老师准备礼物和购物卡,研究家长群聊天记录比看庭审笔录还认真,我就挖苦他们到底是孩子上学还是你们上学,平时在审判台游刃有余到了家长会上被老师骂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身为法官还主动助长送礼的不良风气,老师不收你们还提心吊胆唉声叹气,真是斯文扫地,我以后有了孩子我才不给老师送礼,爱咋咋地,老师要是敢区别对待我就去投诉他。他们瞥我一眼,说:”再怎么说,都不能让孩子因为我们受委屈。你没有孩子你不懂。”

我每次听到”你没有孩子你不懂”的时候都很烦躁,你们这是什么逻辑啊,非得有孩子才有资格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吗?我说国足踢得臭,我非得踢得比他们好吗?我说吴亦凡不够帅,我非得有一张比他还帅的脸吗?我说家里买的冰箱质量差,我非得自己会制冷吗?

但是,有一点我是完全能够理解的:他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孩子。就凭这一点理由,就足够令人觉得暖心,足够让一个旁观者明白他们的冲动,原谅他们的盲目,心疼他们的燃烧了。

所以,在这一次的事情上,我完全可以理解家长们的愤怒与挣扎。

“我们已经给了我们所有的一切,你却说拿走就拿走了。”

这事儿,无论有没有孩子,都能懂。

 
4.

其实我挺赞同教育厅新闻发言人的一段话的。她说江苏作为发达省份应当为全国做贡献,”不能江苏省具备了这样的能力,国家要求你去做,你不去,那是不行的!”

掷地有声,我喜欢这样的责任感。在我们国家,教育资源一直是稀缺资源,分布不均,教育不公的问题长期存在并难以解决。所以,教育资源丰富的省市(例如北京、上海、江苏、湖北、广东、重庆等)打破地区壁垒,共享教育资源,是必然的趋势,也是应尽的责任。把教育资源发达地区的生源拿出来支援落后地区,这无疑是一种进步,我举双手赞成。如果家长们因为这个而反对闹事,简直是不识大体,自私透顶。

但问题是,只要看一看调控方案就知道,这种共享并非系统性全局性的,这种进步也不是齐头并进的。


 
在这种展示教育实力、体现风格和责任感的时候,居然压根没有北京的参与,上海也只拿出了象征性的区区5000个名额。而江苏的38000、湖北的40000在对比之下就显得相当地突兀、相当地冒进了,简直让人担心步子大了会扯到蛋。

这也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说法固然没错,但江苏的教育其实远远算不上发达。看一下近三年江苏一本录取率,仅排在可怜的第21位。
 


难怪江苏的家长们反应会这么强烈。民不患寡,而患不均啊。

凭什么北大是北京的,复旦是上海的,而南大就是全国的?

我看到这次很多没有孩子的年轻人也加入了声援的队伍,理由很简单,他们想到了当年自己中学时吃过的苦和高考时受过的不公。
 

5.

教育部在确定调控方案的时候应当是有一套调研和征求意见程序的。江苏为什么最终会确定38000这个巨大的数目,相关部门没有作出说明,我们自然不得而知。但我相信,这个数字即使不是奋勇争先主动申报上去的,也是半推半就顺势而为应承下来的。说不定在看到湖北的40000后还扼腕叹息过:就差两千而已,早知道多报一点了。

这并不稀奇。不只是江苏,也不只是教育条线。多少地方一边连年把钱砸在水里,一边通报辖区乡镇普遍脱贫;多少地方一边兴师动众截访维稳,一边庆祝信访率创造新低;多少地方一边大棍加糖地强拆,一边宣传城市化进程稳步推进安置满意率100%……这些数字的意义,对一些人来说是面子和顶子,但对更多的普通民众来说,是身家,是前途,还是希望。

孩子就是每个家庭的希望。

不用玩”虽然拿走38000但是录取率不会降低”之类的数学游戏了。既然已经说江苏的考生是全国最优秀的,为什么这38000个名额里不能留一部分给江苏这些优秀的孩子们呢?通过率为什么就不能提高一下下呢?这个第21名是雷打不动的吗?

不知道教育部门这次能不能给家长们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他们平息对未来的忧虑,重燃希望。他们已经在孩子身上寄托了太多了东西,不能因为一纸政策就让这一切化为泡影,这不公平。

请愿往往不会有结果,上访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式,但你我都知道家长们还是会去请愿、去上访,因为他们别无选择。考什么样的成绩是孩子的事,能不能收回成命是政府的事,而上不上街是家长的事——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做到的事。

但愿他们不会被粗暴对待。毕竟谁都有或者会有孩子的。
 


在迈向进步的道路上,江苏先行一步,这无可厚非,但能不能不要用一纸政令这样粗暴的方式。

让江苏的孩子们率先作出牺牲,也不是不可以,但即使你不听证也不征求意见,至少应该给他们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愿有个好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