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请见者转发:中国人民大学88级部分校友就雷洋同学意外身亡的声明

中国人民大学88级部分校友就雷洋同学意外身亡的声明

惊悉人大05级同学雷洋5月7日晚的突然死亡,我们无比震惊、悲痛和愤怒。

雷洋同学是我校2005级环境学院学生,201年硕士毕业,现就职中国循环经济学会,正从事国人当下最为关注的环境和生态问题研究。然而,就在新婚一周年之际迎来刚刚出生的孩子、赴机场迎接探望父母的离家路上,却意外身亡。

根据昌平警方至前为止公布的消息,雷洋同学死于在足疗店嫖娼后被抓捕与警方的肢体冲突和”强制约束”过程中,送医急救时已经停止呼吸。对此,我们十分不解,无比震惊。

从人之常情出发,我们很难相信一位初为人父的青年才俊会在接机途中先行嫖娼。而且,目前除了警方单方面提供的所谓两百元嫖资,并无其他任何证据证实其发生嫖娼行为并且被当场抓获。雷洋死因未明却被执法机构横泼污水,有干扰公众视线和未来调查的嫌疑,我们感到难以理解昌平警方的说法。更难以理解的,如昌平警方目前所证实的情况,雷洋是在小东口派出所接获举报出警然后被三名身着便衣的警员制服、采取强制措施的。查处卖淫嫖娼属于治安案件,按照现行规定,派出所出警必须由穿着正式警服、佩戴完整警号的正式警察执行,出警全过程必须使用警录仪,而且严格遵守针对卖淫嫖娼的取证规定。但是显而易见的,昌平警方并未如此执法,不能不让人震惊!雷洋在首善之区遭遇的,并不是所谓执法程序瑕疵的问题,而是严重的违法渎职!

对昌平警方的种种矫饰说辞,我们非常愤怒!回放雷洋意外身亡的整个过程,已经不像意外,更像是一次以普通人、以城市中产阶级为对象、随机狩猎的恶行!而且,这种恶行可能每天都在发生,却湮没无闻。因为,无论雷洋嫖娼与否(何况区区200元在一个足疗店能做什么?),他都不涉及任何刑事犯罪;即使他如我们普通人等一样,存在道德瑕疵,也罪不至死;即使他不满强制处置,可能妨碍公务,未经审判也不应当被就地处决!

身为雷洋学长,早早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打拼多年,校友们多和雷洋一道分布在各个专业领域,却不敢以社会精英自居。我们痛感,在改革开放30余年后的今天,我们的人身安全和公民权利并没有得到基本保障,而这本应是警察部门的职责,也是从执政党的”十二大”至习总书记反复强调的”依法治国”的庄严政治承诺。

我们遗憾地发现,虽然自2003年孙志刚案后新的胡温征服及时废除了收容条例、人们免除了因为缺乏暂住证而可能被随时收容的恐惧,虽然2013年习近平主席主导废除了劳教制度、人民免除了未经审判即可由公安机关强制剥夺人身自由多至两年的恐惧,虽然法院审判向更独立、更公开、更公正的方向加速改革,但是,警方任意侵害人身权利的普遍现象并没有得到根本遏止,在公民遭遇拆迁、儿童被拐卖等大量日常不法伤害的时候,也难以得到警方对公民人身安全的充分保障,公安机关与公民的关系极不正常。

所以,雷洋的死绝非意外,而是一场系统性的悲剧。我们呼吁最高权力机关展开对雷洋死因的独立、公正调查,我们要求严惩肇事凶手、彻底整顿约束公安纪律,我们要得到最基本可靠的人身安全、公民权利和城市秩序。舍此,在我们未老的未来,我们不会无所谓的。对恶,我们不会忍太久。
中国人民大学1988级部分校友
2016年5月11日。
欢迎联署、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