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许单单:没有一条通往远方的路不充满误解与委屈

1月12日拉勾之夜上,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穿牛仔戴围巾,非常文艺地讲述了过去十年里他认为最重要的三个信念:让别人简单相信是一种能力;经营社交圈是一个伪命题;通往前方的路充满误解和委屈。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像许单单一样去创业,但让我们在疲惫生活中坚持英雄梦想的信念大概也就这几条,相信、爱,努力和坚持。

来源:拉勾网Lagou(ID:lagounews)

1月12日18:00,科技文艺青年的年终聚会——拉勾之夜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汇源空间召开,颁出了23个中国互联网年度最佳雇主奖项。现场邀请了锤子科技UX产品总监朱萧木,《星际穿越》译者苟利军,《小王子》音乐剧制作人杜波,Discuz!创始人戴志康,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张栋,文案大咖李叫兽,无LOGO品牌创始人孟鹭,原创民谣歌手邵夷贝,斧子科技CEO王峰,聚美联合创始人戴雨森。

以下是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的演讲实录


►我们都知道拉勾网是一个招聘网站,但是它并不仅是招聘网站,招聘只是我们的一个起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拉勾网之夜这么开始——有音乐剧,有模特,有企业家一起登台。

拉勾是旅途的一个开始,作为拉勾网的创始人,我今天晚上也不想去讲我们的业绩。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面对拉勾的几百万用户,还有拉勾自己的三四百个员工,他们大部分的人年龄都很小。我一直认为自己很年轻,但是在拉勾,公司员工都比我小,那我有什么能贡献给他们?

这就是我今天想讲的,即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学习了什么样的功课,又有什么样的经验和心得分享给各位。以及在过去的十年里面我知道的三个最重要的信念是什么。

第一,简单相信是一种能力。



我今天的分享都会有一个故事,我将用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告诉大家这信念到底是怎么来的。在研究生时,我认为世界上最好工作就是做咨询或者去宝洁,2006年的时候对我们而言互联网公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由于咨询公司面试没有成功,最后我选择了腾讯。2006年的时候腾讯还只是QQ聊天软件,远不是大家现在认识的高大上的腾讯,所以那个时候,腾讯于我只是临时的选择。

进了腾讯团队之后,我也不喜欢这个工作,觉得它没有实现我的理想,入职之后,我还想继续换工作。

腾讯当时在一个科技园里面,那个时候的科技园远不像现在这么气派,也不像如今的中关村这么繁华,科技园在那个时候是非常破的,当时我很羡慕在CBD写字楼上班的人,那是年少无知的时代。

在进腾讯大概半年的时候,我拿到了一个顶级的行业offer,当时我在腾讯年薪十万块,那个咨询公司给了我20万年薪,要知道我当时仅仅工作半年,就实现了工资翻一倍。作为06年的毕业生,这样的工资已经算很高了,又一下就进到CBD这样很高级的地方上班,我很高兴,当时就决定办离职手续。

之后的一个周末,我们校友会组织了一个小饭局,大家一起爬山、吃饭。饭局上有一个师兄,这是师兄是我遇上的最对的人之一,直到今天我们都有联系。

他问了我当时在腾讯的情况 ,我告诉他, 我下周就要换工作了,去咨询公司。为什么去咨询公司?他问我。我说那儿的年薪是我现在的两倍。他问,两倍多少钱?我说,我现在十万,到那儿是二十万。我以为他会夸奖我,说这小伙子不错啊,年薪已经20万了。

可是,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二十万不也是一个穷人吗?”

当时我不是很理解,觉得二十万比十万多很多,而且那个时候二十万的年薪也比现在二十万年薪要过得好很多。但是我没好意思继续追问为什么二十万是一个穷人,他既然这样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有钱人。



虽然当时我不明白,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这个师兄是我的校友,一个很有成就的人,他有他的思虑与见解,并且他的见解肯定比我高,他应该更懂得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他劝我不要去20万年薪的咨询公司,留在现在的公司未来会有机会,当时我就信了他,虽然这是第一次见他。

于是,本来下周一就要离职的我最后选择留在了腾讯。又过一年半时间,我还是跳槽了,去了金融行业,而我的年薪从十万变成了8.6万。二十万年薪我没有走,一年半之后走,降了我反而走了。再往后,如果大家搜我的名字,就是百度上”四百万年薪的许单单”这条负面新闻。

其实我当时就在想,凭什么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就因为相信他一句话而改变了我人生选择?

后来在生活中我碰到很多事情,比如说我的亲妹妹,她是金融专业,我建议她先系统学习,然后慢慢修一些法律课,她不听,认为我的说法是错的,她更愿去听从她朋友的说法。

作为在这个行业做了很多年并且比她大七、八岁的亲哥哥,我的建议她不信,她偏要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去做,客观来说,我觉得这是不太对的。

在我的公司里,有很多年纪小的伙伴跟同事,我把他们当做我弟弟妹妹一样看待,希望他们能从基础的工作做起,一件事情持续做三四个月,积累能力,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思考,这样会更好。但是他们并不相信你,认为你在忽悠他们,骗他,仍然选择坚持着自己的套路和逻辑。

于是,我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我当年第一次见这个人就选择相信他,其实这是一种能力。

为什么说”简单相信是一种能力”,能够简单相信别人其实不是那么容易的。但如果具备这种能力,你就能少走很多的弯路,拉勾网正做着同样性质的事。拉勾网从来不会说拉勾网只是招聘网站,logo上注明的是”专注做互联网职业机会”。

我发现,我很幸运。因为我有一个好学校,毕业之后有机会碰到好的师兄,这个师兄第一次直言不讳的建议我不要怎么样,我觉得我的人生因为这个建议发生了很大转变,后来十几年里,也陆陆续续有三四个前辈指点我,我非常感激他们。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能够多指点我的弟弟妹妹和朋友。

我是北大毕业的,我还是校友会会长,这一路走来我看到很多聪明学生,但是他们并没有发展很好,不是不够聪明,只是因为不会选择而已。



选择有时候不是自己脑袋想的,因为那种情况下不可能想得通,就像小时候长辈常说,要好好学习,不要吃垃圾食品,生活要健康一点。你是不会听的,因为那时你就想玩游戏。

其实很多年轻人还是在生活路上不会选择,以至于日复一日做重样的工作。有一次,我印象特别深刻,那时我在写字楼拜访一个人,约的十点钟,但是我提前八点多到了,然后就在保安处那里等他。我看那个保安长的很年轻很清秀,一直站在那个地方很笔直,我问”你平时玩儿手机吗?看什么看新闻吗?”他说,”平时不让玩儿手机的,平常上班就是一直这么站着”,当时我就觉得很悲哀,年纪轻轻的大好年华就这样站着浪费了.

我在想如果是我弟弟妹妹, 一定会做得和他不一样。我自己的亲生弟弟,初中毕业,现在已经是CEO,公司也有一定的规模了,有人指点的人生的道路真的不一样。

所以我们正是在用这样的愿景去做拉勾网,我们希望无数的年轻人,在即使没有我这样的哥哥姐姐或者这样的师兄的情况下,用我们的产品或者我们公司帮助他们,在他不知道如何选择情况下,能够给他一个更好选择。真正帮助很多年轻人,让他们人生会更好,在不知不觉情况下,人生变得更好。

我认为”简单相信是一种能力”,我们在座的人,其实可以选择一些指导你的人或者不会害你的人,听他的意见,并且相信他,那么可能会有很大不一样,所以这是我第一个观点。

这个观点里面背后最后一个词就是长远的眼光,有时候不相信人,是因为当下选择这个路径怕吃亏,比如正是有长远目标,我才会说我可以选择做10万块工作,而不做20万工作。

第二:经营社交圈是个伪命题



第二个也是一个故事。我毕业之后,担任了北大校友会副会长,那个时候之所以成为副会长,是因为我看过一篇文章,讲年轻人走到社会要好好经营社交圈子,因此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做社交,处理这样的人际关系 。

以至于在深圳的时候,北大校友我基本上都认识,哪里都有自己的校友,比如万科的CEO啊这帮人我经常跟他们一起吃饭,为此我很自豪,。

有一次我生病了要去医院做手术,却不知道应该告诉谁我生病了要做手术这事儿。我拿着东西坐出租车去富山中医院,走在半路上突然觉得很悲哀,脑袋都不使唤地给前女友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去医院做手术了。

她马上回短信说,几点?在哪儿?然后就过来了,整个手术过程她都在照顾我。之后好不容易有一个北大校友看我,我特别感动。结果他说”单单,我想请你帮忙介绍认识一下厉伟”,我觉得更悲哀了,我生病了不知道告诉谁,好不容易有一个人看我,结果拿一捆香蕉,让我介绍校友会上的某一个人。

在我生病的时候,恰好北大校友和纽约北大校友都在说金融行业大论坛,因为我是校友北大校友会副会长,而厉伟是大的金融家,他们都问我能不能介绍认识他,那时我就突然发现,其实过去所谓用心经营的人际关系都是虚幻的。

我当时就意识到,为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关系努力,其实就像一个蚂蚱到处蹦而已,而一个很有成就的人,全球的人都在找他,找不到还在想办法要必须找到他。这个事情对我打击还是很大的。

出了院之后,我就辞去一切的社会职位,从深圳跳槽到北京,我走路到上班地方只需要七八分钟,整整两年的时间,除了去机场之外,我从来不出那条街,从来不社交,杜绝一切社交活动。但是我发现有些变化正悄然发生。

两年时间里我安心工作,好好做研究,慢慢就有了”3w咖啡”,这里是中国将近两百个有名企业家和投资人一起组建的咖啡馆。当我一点都不去追求社交的时候,社交却会自然发生,这是因为你有能力了,大家和你一起交流觉得有收获。

我记得有一篇文章,意思是说,年轻人不要碰到社交, 但要成为一个别人愿意主动和你社交的人,只有这一条路径,没有其他路径。我觉得当年我就走了很多弯路。

我现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工作,过去三年里太多太多创业者和年轻人想要搞人际关系,我觉得这样时间就浪费了,在这个时间还不如做好自己的事情,成为一个别人愿意和你一起的人。

第三:通往前方的路充满委屈和误解



第三,写的有一点文艺,没有一条通往远方的路不是充满误解让你去走。有人知道2012年是我最艰难的时候,网上全部说许单单怎么造假,我在腾讯是被辞退的, 许单单的学历也是造假的……为什么有人这么恶毒?我没有造假,为什么这样对我呢?那个时候年轻,反驳这些人又没有用,我只能生气。

我想还是好好工作吧,于是埋下头做拉勾网和3W咖啡等等,现在回头再一看当年的误解,发现这些误解反而促进了自己,让自己做得更好。

我在美国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回来碰到另外一个师兄叫做杨向阳。他说”我觉得你不应该去美国,我觉得你应该留在中国,你就应该做3W,这对你很有意义”,他也说不出来原因,但他觉得我就应该留在中国,我因为他这个说法选择留在中国做3W。

那个时候极度痛苦,我开始怀疑杨向阳——3W开在他楼下,一旦倒闭他就很没有面子,所以非要回来让我做3W,我想,杨向阳真是一个小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跟杨向阳接触越来越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心胸很博大的人,他帮助了我很多,他觉得3W有价值, 后来他也是我们的投资人。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我羞愧的无地自容,当时我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杨向阳知道被我误解了,他还是没有责备我,并且当我没有钱的时候,他资助了我,当董事会开会的时候,他又说服董事会去帮助3W。即使被我误解,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来帮助我。


对于一个这么成功的人,他有很多误解也不抱怨,同时我们做公司两三年里面,我们发现说如果2012年我们对于外面的抱怨埋怨一下或者说误解一下就罢了,往往公司也是最被误解,最容易被埋怨的,让一个小伙伴做技术工作,这样才会更好,你像一个小伙伴其实就是小角色等等。

杨向阳这个例子给我很大力量,我也许会被误解,但是还是坚持做好事。就像杨向阳被我误解了,他仍然在义无反顾地帮助我一样。

杨向阳给我一种力量,前一段时间我看到了一首诗,觉得它一下子把我思路都对上了。拉勾网之夜我想用这首诗来结束我的演讲, 同时我想邀请在座小伙伴一起读这个诗,如果您看得到大屏幕上的字的话,可以吗?



所以我会觉得说对于拉勾来说,不管怎样,拉勾在座的各位拉勾网自己的小伙伴,不管怎么样,把最好东西献给世界,年轻人和客户,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