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脑浴店里的大保健

2016-05-14 王五四

今天看完美国电影《超脑48小时》后,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宏大的商业计划,我想在线下开两万家脑浴店,主营业务脑保健操,专治各种不服和想不开。我认为”洗脑”将成为未来唯一不可限定估值顶点的行业,它的主营业务脑保健操将取代目前足浴店的前列腺大保健,它给人们带来的不是几秒钟的快感,而是终身的幸福,现在的人”每当走过这间足浴店,忍不住慢下了脚步”,未来将变成”每当走过这间脑浴店,忍不住慢下了脚步”,有了脑浴店,家庭和睦、社会和谐、世界和平,不再是可望不可及的梦。脑浴店的商业模式可以对接一切事物,但目前仅限于地球范围,只要有脑子的,有想法的,都是我们的目标用户,就拿这次江苏高考生家长的抗议事件而言,平息起来何必像今天这么费劲,对于我们而言很简单,把家长送到我们的脑浴店,给他洗洗脑做做脑保健操,出来后保证自动化身为朝阳群众,不仅不会给社会添乱,还能义务维护社会稳定,量大算团购,提前预约有惊喜,政府部门采购可开增值税发票。

这个脑浴店项目并非一个玩笑,也不是一个低门槛的产品,它立足于生物神经科技和计算机芯片技术,它利用记忆的综合移植完成技能、情绪、形象、语词、逻辑等的整体移植。在美国电影《超脑48小时》中,由知名男星瑞恩·雷诺兹扮演的CIA探员意外身亡,汤米·李·琼斯扮演的神经学家将他的记忆与技能移植到一位囚犯身上,并且使囚犯从一个恶棍变身为一位优秀卓越的CIA特工,看到这就明白了吧?脑浴店的实质就是把一个社会稳定分子的记忆移植给不稳定分子,从而使他稳定下来,还是拿这次江苏高考生家长的抗议事件为例,家长们的诉求是”反对减招,教育公平”,那我们的脑浴店就挑一款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老师的脑记忆为原型设计的产品给家长使用,让家长们明白什么叫”复杂中国”,让他们懂得中国暂时不适合教育平权是因为这届人民素质不行,让家长们明白这次抗议游行不是一场自发的有序的普通的游行,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由西方敌对势力策划的阴谋,如此一来,社会立刻和谐。

关于脑浴服务的使用,我们原则上建议由客户自主自愿来店消费,当然,因为有些人的大脑只有一根筋,不愿主动前来,那么我们不会拒绝相关部门送他们来店,一切后果由客户本人负责。必须指出的是,基础的脑浴服务会有一些并发症,就像《超脑48小时》里恶棍被洗脑后依然会有一些自己的记忆,再加上植入的记忆会让他感觉头痛和分裂,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再缴纳一定金额的费用,我们的服务会升级,帮你消除这些并发症。在《超脑48小时》里,恶棍被移植记忆后依然记得记忆持有者的银行卡密码、小金库以及和娇妻温存的情景……,我们会将这些提前隔离的,请胡锡进老师放心。提前分析并隔离记忆持有者的某些记忆,其实也是为了防止他们当中有人说一套做一套,记忆不会骗人,但人经常口是心非。

脑浴店的服务项目不仅限于移植记忆,也包括清除记忆和输出记忆,比如说我,我就特别想清除自己当年高考时的记忆,因为遭遇了不公平,江苏考生家长的抗议口号里就有”教育公平”,教育公平应该曾是中国人心里唯一相信的可实现可操作的公平了,但如今这种公平越来越遥不可及,我清晰地记得自己高考那会儿,班主任这么对我们班的同学说,”同学们,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但这个独木桥是公正公平的,对任何人不偏不倚,没有比高考更公平的事情了”,后来我们才知道,有些考生根本不需要过独木桥,他们早就跟着在河里摸石头的家长一起过河了。那年高考,我记得我走进考场时,感觉气氛是肃穆庄严的,我也是信心满满的,后来一个胖子的闯入破坏了这种感受,胖子来的时候已经迟到十五分钟了,他由一个老师模样的人带进来,就坐在我斜后方的最后一排,开始答卷时他满头大汗,还拿一块白毛巾不停地擦,我为什么记这么清楚?因为他胖得实在太胖了。后来的事才是给我留下阴影的,考试快要结束时,那个领他进来的人又进了考场,径直走到他的位置边,递给他一个纸条……,然后胖子又开始忙碌了……。这个胖子最终考到哪个学校我不知道,但这件事让我当时就对教育公平这件事放弃了幻想,”不公平”这个东西就像液体,能够渗透浸入生活的每一处缝隙。

我开脑浴店当然不是为了赚钱,如果你相信的话,我是心疼当今社会上的人,他们心中的痛苦与挣扎让我心痛,就像今天在政府门口抗议的江苏考生家长们,他们世俗的生活了四五十年,毒奶粉假疫苗地沟油重雾霾能忍的都忍了,平时连乡长科长都不敢惹,今天为了孩子的高考,跑到大马路上政府门口喊厅长出来喊省长出来,结果出来的是公安局长,多么悲痛难熬的人生遭遇,这时如果他们能去街边的脑浴店来一发,那该是多么幸福,我们会让他们明白,高等教育本身就是一个脑浴的过程,而且费用高、疗程长,还不保证效果,不如带上你的孩子来我们脑浴店来一发,即刻跻身主流话语体系,步入社会阶层顶端,你们看看电影《超脑48小时》里那个恶棍,本来是监狱常客,脑浴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仅成了CIA特工,还顺走了前记忆主人的老婆、孩子以及家产。

说到这里,我相信很多投资人已经动心了,但是很多高考生家长一定还持怀疑态度,我讲个真实的案例给你们听吧,前几天新闻报道了一个老人,他8年前被年轻人爆打,于是苦练太极”复仇”,最终成功,其实何必瞎耽误功夫呢,当年老人只要就势往地上一躺就完事了,年轻人肯定赔的倾家荡产,何苦练八年耽误夕阳红,高考也是这个道理,都是洗脑,洗成后混社会,何必等四年八年浪费时间,来我们脑浴店一小时完成,况且,你们没听过雷洋的案件吗?他高考考到了人民大学,后来的事……。有人说脑浴店取代足浴店会触及相关人员的利益,其实不然,若干年后脑浴技术普及,一定会有很多非法的脑浴店出现,现在抓嫖的队伍那时候依然可以抓,等消费者从非法脑浴店走出来后,你们立刻扑上去并告诉他,你因涉嫌吸收淫秽思想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当然,如果投资人觉得脑浴店这个项目过于后期,我还有一个前期就可以快速盈利的项目,这次江苏考生家长抗议活动中,除了呼喊口号不少人还举着”反对减招,教育公平”以及”还我985,还我211″字样的打印的A4复印纸,所以可以在各级部门机关附近开设打印复印店……。

感谢《超脑48小时》,你告诉我们没事洗洗脑,恶棍也会变好人。当然,你还告诉我们,国家机密很危险,真相知道的越少越好。对于真相,人脑有种先天性的渴求,这是不对的,当看到那么多人都在哭着喊着要真相时,我真想送他们一次免费的脑浴服务:胡锡进老师教育我们,知道过多不必要的真相,不但无法改变事实,反而容易引起恐。这届人民的素质不行,不适合知道真相。

希望有一天我的脑浴店能够在线下与你相遇,为你除掉不必要的忧虑,就像那首歌唱的这样:”每次走过这间脑浴店,忍不住慢下了脚步,你我初次相识在这里,揭开了相悦的序幕。”,放心,我们不会像《太平轮》里的章子怡揪着嫖客说”干两次得给两回钱”,我们开业大酬宾,洗脑两次只收一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