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失足女一代不如一代了,祖国的色情事业令人堪忧啊!

2016-05-14 大嘴罗敏罗敏有话说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事实真相,未见得如此!


时间往前推移900多年, 大宋神宗熙宁年间,著名的副国级国家领导人王安石当上了宰相。要说这王安石的名气,一点也不低于他的晚辈王石。因为强推变法改革 ,王安石同志在我们的历屎课本中,一直以灰常正面、阳光的高大形象出现。


不过,据后来学者们的研究,王安石同志的变法并没有多少惠及民生的实质性内容,虽然很多口号都强调公权机关要为人民服务,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大宋朝服务的。所以在老百姓看来,王安石的变法很多都是瞎鸡巴折腾,全国上下被他的变法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无论是庙堂之上还江湖之远,都有很多不同意见。


王安石并不把老百姓的死活看在眼里,继续推动变法。面对老百姓的抱怨,王安石发表署名文章批评说:“势大直疑埋地尽,功成才见放春回。村农不识仁民意,只望青天万里开。”表面看是在为自己的变法辩解,其实说白了就是指“大宋人民不行”,王安石在评论中怒斥那些妄言变法、不顾大局的“村农”。


王安石的言论引起了他的老同事、老愤青祖无择的公开不满。他发文针锋相对地回应:“待到开时,民成沟中瘠矣!”身为副国家级领导人的王安石被祖无择一顿抢白,感觉很没面子,决定收拾祖无择。于是,王安石密调派系人马,由相关部门组成专班,密查祖无择。


可是大宋警方查来查去,没有找到祖无择贪污受贿的任何有力证据。连祖无择同僚举报其出差回来多报了2800多文车马费的事,王安石最后也觉得实在说不出口,难脱打击报复之嫌而按下不表。就在案子快要陷入僵局时,因为一个失足女的出现,为王安石的报复计划迎来了转机。

通过两年多的秘密侦查,大宋警方发现“祖无择知杭州,坐与官妓薛希涛通”。也就是说,有线索指祖无择在当浙江省杭州市市长的时候曾嫖娼,而他嫖娼的对象就是当时杭州城著名的妓女薛希涛。


这个发现让王安石兴奋得几天几夜睡不着,王安石命令大宋警方先将祖无择带走调查,同时也把薛希涛抓了起来。大宋警方办案与今日大为不同,既没有视频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提审嫌疑人也没那么复杂的手续。对于薛希涛这样的失足女,大宋警方对付起来轻车熟路,进门先一顿毒打,逼迫薛希涛承认祖无择嫖娼,承认收取祖无择嫖资200文,当然也要承认她给祖无择打过飞机。


可让王安石和大宋警方始料未及的是,这个被抓的薛希涛不但是个妓女,更是个烈女。直到 “榜笞至死”,薛希涛也没有指证祖无择嫖娼,哪怕打飞机这种严格来说不算嫖娼的行为也没有。由于薛希涛至死不招供,王安石拿不到有力的证据,祖无择嫖娼的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再后来,大宋警方发布权威消息,称薛希涛心脏病发作猝死,但这个结论让老百姓难以信服,“朝野上下饱受诟病”。也就是说,王安石搞这个抓嫖的事情网上线下一片骂声,但没有影响到王安石继续从政。那些年,几个批评得凶的,也被王安石收拾得哑火了。那年代,副国级国家领导人王安石动动小手指头,就可以轻易把人给删除了。


古代的失足女宁死也不愿交待祖无择的嫖娼行为,其职业道德令人敬佩。这样的贞烈女子,杭州市长祖无择不在西湖边为其立碑竖像,简直枉自为人。薛希涛式的具有崇高职业道德、职业理想、宁死不屈的英雄般失足妇女,不仅大宋朝有之,前几年也出现过。


一位记者讲述了她几年前的一次采访经历:那年,我们采访过某县某某镇一个歌厅的小姐在派出所被活活打死的事情。那个小姐是云南的,家里穷得不得了,在一家歌厅当小姐。他们去抓嫖,把那个小姐抓去了派出所,小姐进了派出所后不久就死了。开始派出所给家属说这个女的反抗,双方在抓扯中自己突发急病死了。但人家家属不依,坚持讨说法一年多,检察院才介入调查。


法庭上,随着双方的供述,才真相大白。原来,当时这个副所长值班,安排联防队员去抓嫖,“几名联防队员当着副所长的面打得这个女娃儿好凶哦,专门踢人家的脑壳,还让对方坐老虎椅,最后这个女的被活活打死了,这个副所长就一直在旁边没有制止,最后副所长被判刑一年。”


“他们逼那个小姐交代她到底接待了好多个嫖客,还拿纸笔出来喊小姐把嫖客些的名单写出来,但小姐誓死不从,一直没有交代,她说她当天在来月经,根本没有接待过任何客人。他们不相信,一直不停地打,踢她的脑壳,踢她的肚皮,小姐最后还有一口气时流着眼泪说要喝水,他们没拿水给她喝,又踢她的肚子。活活把他打死了。”


这位记者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我当时采访这个案例时是哭着采访的,这些禽兽不如的家伙,怎么下得了手?她是云南人,家里还有两个娃儿,其中一个娃儿有残疾,她一直在挣钱养活他们。”这个案例曾经被当地媒体报道过。


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个被打死的失足女的名字,但是无疑她具有薛希涛似的坚贞气节,以自我的牺牲,保卫了嫖客的安全,真是业界良心、行业典范,祖国色情界应该大力弘扬这种宁死不屈的大无畏精神。那些曾经嫖过她却被她用生命保护下来的嫖客们,每年清明不去她坟头烧纸磕头,死了是要入地狱的。


今天或近年来的失足女们,跟以上两个比起来,真是叫嫖客们万分寒心,嫖客安全已经无法保障。多的不说,薛蛮子嫖娼玩个双飞,小姐被抓到很快就交待个底朝天,一点保护顾客的意识都没有;黄海波嫖个娼,被抓到的小姐也非常坦诚地交待了,搞得影视红人进了收容所体验半年收容生活。


这不,北京昌平足疗店的失足女,打个飞机收200块钱,要说这价钱确实是相当的亲民和公道。但是这位失足飞机女的职业道德却非常令人担忧,到了警局不到两天,也没受到薛希涛似的大刑伺候,更没受到死命毒打。在昌平警方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文明执法环境下,没有受到任何暴力威胁就老老实实地交待了雷洋打飞机的事实。这个,真的让很多嫖客菊花一紧啊,安全感荡然无存。


雷洋事件后,有人翻出过去的老黄书。2002年12月13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了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处女卖淫案”:东北少女纪晓云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被防暴大队的警员认定为卖淫女,毒打了三个小时,直到医院发出病危通知。纪晓云在被刑讯逼供中曾大呼救命却无人理睬。后来医院证明廖晓云是处女,才还了这个无辜少女的清白。


中青报的报道称,在殴打纪晓云的过程,一个警员问一个朝门口站着的人:“廖局长,这个小姐嘴硬怎么办?”纪晓云听到有人回答:“照老办法办,我看她不会是江姐吧。”我们不知道老办法是怎么办的,但知道江姐是怎么死的,江姐是被国民党反动派在用尽酷刑后杀害的。


这位廖局长将涉嫌卖淫的嫌疑人与革命烈士江姐相比,拿祖国的公安机关跟国民党反动派的特务机构相比,实在是有失体统,必须罚酒三杯。



Pageview 100000+

1980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