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为什么说工业互联网是2016的新机会?

2016-01-04 兔哥

工业互联网背后的经济战争。

本文作者兔哥(阚雷),资深工业互联网人,水月创投合伙人兼总裁。水月创投专注于工业互联网投融资,BP可投至:[email protected]。本文来源36氪,微信号:wow36kr

当我刚开始接触投资的时候,曾经有一次问一位业内非常知名的大咖(这里因为有所不敬,就不泄露名字了),您是如何判断投资领域的?大咖霸气侧漏的回复 “看趋势”。

我当时觉得对前辈的崇敬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但是回家一想,好像被忽悠了!看趋势,看趋势,跟没说一样,那到底如何判断趋势呢?后来读了不少书,交了不少学费,我才发现了一点秘密,并且凭借这一手赚了点小钱。今天分享给大家,跟大家说说,我是如何判断出工业互联网是一个趋势的。

绝不是因为它是高新技术。

我最爱说历史,所以这还得从中国的经济发展的前几次机会说起。

过去的三十年里,中国实现了非常高的经济增长,举世瞩目,我们通常把经济的增长归结于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大家也从来不觉得这个划分有什么问题。

可是如果深究一下,这三驾马车的说法是怎么来的呢?

其实就是把 GDP 的增长划分一下,发现大致是按照投资、消费和出口分布的,于是我们就把这三个并称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

发现问题了吗?我们跟在一辆马车的后面,指着它留下来的三条车辙,然后说,这是他们仨拉着这辆车往前跑的!

那拉动经济增长的到底是啥?

是改革开放。

尼玛,这还用你说啊!

你看你脾气就是急,且听我慢慢讲。

最近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增长其实有两条主线,一明一暗

先看明线,叫做市场的不断开放。

如果我们生活在改革开放前,一个老农民,种地之余自己养了两头猪,拿到市场去卖,会被抓起来,这叫割资本主义尾巴。你要是敢在南方进点粮食上北方卖去,那这罪可大了,这叫投机倒把。

商品买卖,这个今天我们司空见惯的事情,在一个封闭的市场下却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这三十年正是市场的不断开放,给经济发展带来了第一动力,原因我不细讲,各种书里都有,如果你非认为越封闭的市场发展越好,那请你先回中学政治课上回回炉。

这里面就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市场的开放不是一瞬间完成的,它是逐步一点点完成的。这样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个二元化的市场上,一部分市场的价格和竞争已经开放了,而另一部分市场的价格和竞争还没有开放,这就有一个断层,我们就可以套利。

二元化市场套利,这就是改革开放的第一个机会。

王石自称自己的第一桶金来源于深圳贩卖玉米,就是这种套利机会下的产物。当时他发现以前中国北方的玉米要运到南方,都要从香港转运,这价格就上去了,如果直接可以从北方运到深圳,可以赚取不少差价。于是他跑去广东海运局让他们开辟北方航线,并开始倒卖玉米。1983年4月到12月短短 8 个月,王石赚了 300 多万元。

顺便插一句,你可能会奇怪,如果王石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小屁孩,海运局凭什么理他呢?因为他是省委书记的女婿啊……中国的第一波企业家,并不是靠他们所宣称的创新和勤奋发家地。而是通过利用开放和封闭市场中的断层的二元化套利发家的,当然,这个利不是谁都能套的。

书接前文,不断开放的市场给我们贡献了一个经济发展的土壤,但是真正在这个土壤上洒下种子的是什么呢?

这就是经济发展的暗线,货币超发。

这就不得不说到中国的民族特性,我们恐怕是世界上最爱钱和最爱攒钱的民族之一,金钱的数字对于中国人驱动的魔力是非常大的。同样的货币超发,在中国的经济激励效果,要远大于其他国家。

这三十年来,政府一直在有意的超发货币,让大家的投资看起来有丰富的账面回报,这样就会刺激你继续投资,扩大产能,经济就会繁荣。

但是高中课本就教过,超发的货币到了市场上,会造成通货膨胀。没错,不过跟市场开放的进程一样,货币也不是一下子就到市场上的,也是逐步的。所以第一波获得这些超发货币的人,并没有遇到通货膨胀,所以他们是实际上享受了超额收益的人。

货币往哪里定向超发,那里就是机会。

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时,还没有成熟的金融股票市场,甚至没有房地产市场,所以超发的货币只能进入普通商品领域,造成普通商品价格的暴涨。而在实质性暴涨之前,所有从事普通商品行业的人,也就是第一波接触超发货币的人,都发财了。

80-90年代,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哪些人发财了,卖面粉的,卖袜子的,卖茶叶蛋的。哪些人穷呢,搞导弹的。你说导弹不如茶叶蛋技术含量高吗?显然不是,但是搞导弹的没有享受到市场开放和货币超发的两个套利机会,所以再高科技也没用。

今天有很多创业者说,我的技术非常好,是未来的方向。你太天真了,我们真正应该投资的,不是高新技术,而是货币超发的方向,货币往哪超发,我们就投哪。

继续前文,普通商品大幅上涨,会有什么问题呢?显而易见,物价上涨。

一些年纪比较大的朋友可能会有记忆(反正兔哥那会还小),80年代末开始,物价飞涨,人们开始疯狂的把手里的货币换成实物。到94年,物价每年上涨两位数以上,已经严重威胁到社会稳定了。

这个时候,政府终于发现,自由经济是扯淡,必须要宏观调控了。但是政府怎么办呢?停止超发货币?那不可能,停了经济怎么增长。

所以政府想到了索罗斯老爷子的话,一个泡沫需要用一个更大的泡沫去承接,这就是经济发展的本质。

为了物价不上涨,我们必须吹一个新的泡泡,把超发的货币吸进去。

于是1995年,房改开始了。

同在 1995年,十四届五中全会,将证券市场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计划。

顺便说一下,万科是在1993年将大众住宅确定为公司核心业务的,原因据王石自己说,是跟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朱镕基有一段关于房地产的对话,发现了政府要将货币超发的水灌进房地产,于是开始了房地产业务。

这孙子命真好。

希望他这次命能同样那么好。

接下来的二十年里,政府用一系列手段,包括房产货币化,推动房地产抵押贷款等等,把货币超发的水一点点的灌进了房地产。

这里我要说一下,万恶房地产当时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吸收货币泡沫的行业,它的积极意义远大于消极意义,应该说房地产对于维持中国经济二十年的繁荣功不可没。

首先,中国人从农业社会过来,喜欢房子,买了房子不会轻易卖,可以保证这些钱长久的不被抛售,比银行被挤兑安全多了。

其次,房产可以作为抵押物抵押给银行做贷款,是当时我们落后的金融体系能有效发放贷款的手段。

第三,房地产能够带动上下游产业的发展,中国的重工业都是在这个浪潮中发展起来的,这对于促进国家重工业的发展至关重要。同时它能够一定程度把超发的货币导入到实体经济中去,很多当时的企业家都是通过抵押房产来解决流动资金的问题的。

但是也有缺点,就是当房地产的涨价速度太大的时候,你拿房产抵押换来的钱就不投资于实业了,你还去再买房子。

08年金融危机,其实只是外伤,内伤还不重,但政府可能是赈灾抱小孩太卖力气了,一慌神,把这个泡吹的太快了,注意泡沫大其实没关系,真正有问题的是吹的太快了。

这个时候房价快速上涨,导致房地产行业没有像以往那样,把超发的货币导入到实体经济中去,而是再一次导入房地产中去,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这才是真正的内伤,实体经济的寒冬开始了。10-13年三年之间,中国民营制造业因此倒闭了26%,经济就此失控。

好在新政府终于及时上台,为了解决眼下的产能问题,让那些靠套利发家的人不至于死的太快。我们开始搞一带一路,消化被过剩产能。

但是这个不解决根本问题,我们还是需要找一个新的通道,把超发的货币挤进去,同时让二元套利的一代企业家退出历史舞台,让高素质人才顶上来。

这个通道就是股市。

大家老把政府想的很邪恶人,认为拉高股价就是为了割韭菜,其实这是不对的。

事实上,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就是通过量化宽松超发货币,然后用一定的手段把货币导入股市,所以你看到美股总是上涨的。不是因为美国的公司就比中国的好,而是因为美国的股市一直在承接超发的货币。

所以我们也决定学这一手,把股票的泡沫吹起来,把房地产的超发货币吸进去,这就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机遇,资产的证券化。

吹股票的泡好不好,不知道,但是配合上另一样手段,就变成了一步好棋,它叫做创新创业。

创业是为了什么?情怀?扯淡,反正兔哥屁颠屁颠的跑去总裁班讲课、做管理咨询、投资,还在这写文章给你们看,都是一个目的,为了赚钱。

如果二级市场能够承接超发的货币,泡沫吹起来,意味着创业公司的价值就会被高估。

你看到现在许多傻逼一样的公司,没什么高新技术,就是一点不靠谱的故事,都能融资好几千万,就是这个原因。

你回忆起来没有,跟若干年前那个卖茶叶蛋的一样,他们承接了定向超发的货币,所以发财了。

创业公司的价值被高估,有一个好处就是,如今的创业者不一定真的需要把生意做得多成功多赚钱,也能通过预期和超发货币的助推,提前获得巨大的财富。

比如京东,到现在还没盈利,东哥却可以财务自由,去泡奶茶妹,就是因为这个超发货币的红利。

这样一来,为了追逐二级市场被高估的价值,原本在二元化套利的资本会大量涌入一级市场,你看到许多老的企业家把公司关掉该做投资就是这个原因。由此创业变得相对容易,大量优秀的年轻人会进入创新创业的队伍。

顺便提醒各位一句,创业真的是很难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还是留在二元化套利的组织里为好。

所以猛拉股市,加上双创,这原本就是一套组合拳,让超发的货币从二元化套利的老一代企业家手中,灌到高知识的年轻人手里,让有创新能力的年轻人获得财富,是这一届政府的目的。

只有激活这些年轻人的创造力,才能继续经济的增长,才能实现大国崛起,靠那些只会喝酒送礼的老家伙 “撑起民族工业的脊梁”,是没戏的。

所以我一直认为,习李政府的战略水平,很高,真的是很高。

但是由于一些贪婪的赵家人以及他们附庸的财阀和庄家们,这个吹大股市泡沫的努力失败了。

2015年一场人为的股灾,影响了国家战略,也浇灭了中国崛起的火种。

于是习大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金融圈里很多常年坐庄的人都被抓了。

而这次国家队救市,事实上是中国政府第一次有组织的将超发货币直接灌入股市,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

股市没有拉起来,但是国家也不会允许房地产进一步上涨,因为这个泡沫拉动的是产能,是二元化套利,不是创新,不能带来持久的繁荣。

所以可以预期的是,在 2016年,政府会再一次拉升股市,把泡沫吹大,同时搞活金融市场,把超发货币灌进去。

否则两创就失败了,改革就失败了,这一届政府也就失败了。

生死存亡间,正有我们游走投机的机会,富贵险中求。

至于买什么股票,我不知道,但是既然是组合拳,我们就可以反推,政府到底想拉动哪个方向的创新创业?他就一定会吹大这个方向的泡沫。

你翻翻今年所有的政府文件,就能发现这个秘密,它叫做《中国制造2025》。

国际上,美国鼓吹工业互联网,德国站台工业4.0,这是一个绝佳的股市拉升题材。而且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互联网第二强国,这个方向能够利用既有的优势,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此外,工业是一个封闭的市场,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工业的互联网化进程中,同样会出现一个二元化套利的机遇。

所以就是它了,政府一定会把水灌进去。

比如沈阳机床,据说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但是因为工业互联网数控机床的概念,股价却十倍以上的飞涨,就是这个原因。二级市场的飞涨,能够带动一级市场数控机床的创新创业,这个买卖值。

工业互联网现在对中国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科技发展的方向,更是一场必须打赢的经济战争。

所以兔哥选择工业互联网,从来不是因为什么高新技术,也不是因为什么未来已来,而是因为两个原因。

1.封闭的工业市场和开放的互联网市场中间,存在二元化套利的机会。

2.工业互联网会成为国家货币定向超发的承接物,并因此获得超过其实际价值的收益。

工业互联网,2016,机会难得。

我们精选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除非实在找不到),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原作者不同意,请与我们联系。